赵进斌: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使命与作为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一分快三_玩一分快三的网站_玩一分快三的平台

   【摘要】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既有“修、齐、治、平、内圣外王”的优良作风,也处在诸多缺点和缺乏。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系统系统进程中,作为先进文化的导引者,知识分子承担着神圣的文化使命,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民族精神、开启民智、引领文化,坚守学术良知和人格操守,为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做出但会 人应有的贡献。

   【关键词】 知识分子;文化使命;责任;作为

   中国的知识分子起源于春秋战国,是“士”或“士大夫”。提出“士”的理论标准的是孔子。《论语·子路》子贡问:“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孔子答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这是说,假若严于律己、忠君爱国的人就能称为“士”。“士”位居士、农、工、商“四民之首”。荀子有“儒者在本朝则美政,在下位则美俗”的说法,道出了“士”的政治和社会文化功能。中国历史上,自秦汉以降,在比较安定的时期,政治秩序和文化秩序的维持都落在“士”的身上;在比较黑暗或混乱的时期,“士”也往往负起政治批评或社会批评的任务。通过汉代的乡举里选和隋唐以降的科举制度,“士”都不还还可否 通过考试进入官僚集团,即所谓“学而优则仕”,整个官僚系统大体上是由“士”来操纵的。通过宗族、学校、乡约、会馆等社会组织,“士”成为民间社会的领导阶层。但会 ,在一般社会心理中,“士”是“读书明理”的人;大伙 所受的以儒家经典为主的道德和知识训练,使大伙 成为唯一有资格治理国家和领导社会的人选。士大夫以儒学文化道德伦理为核心,探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倡导以人为本、积极入世的人文主义思想,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传统性和民族性。士大夫不仅对历史时期中华文明的发展和民族精神的形成产生过重大作用和影响,但会 对当代中国的道德文化建设具有切实的启发和借鉴意义。著名文化学者余英时在为其古代知识分子研究论集新写的自序中指出:但会 从孔子算起,中国“士”的传统共要已延续了两千五百年,但会 流风余韵至今未绝。这是世界文化史上独一无二的问题 。但会 ,系统的总结士大夫阶层对历史发展和思想体系的精要,对于批判继承传统文化遗产和发扬积极的儒家文化精神,具有积极而又深刻的现实意义。

   一、中国知识分子优良传统精神有如下几点:

   (一)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主体精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心态,它包括“为天地立心为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入世开拓精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深度1社会责任感;“贫贱不都不还还可否 移、富贵不都不还还可否 淫、威武不都不还还可否 屈”的大丈夫气概;“孔颜乐处”的乐观主义等等。从曾参的“仁以为己任”到范仲淹的“以天下为己任”,都显示出中国知识分子对道德、政治、社会各方面的问题 具有深刻的责任感。谈到关心世事,更有到明末东林党顾宪成的一副对联的为证:“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直至新中国成立后,你这一 “关心”的传统精神仍然跃动在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命之中。邓拓在《燕山夜话》中便写过一篇“事事关心”的杂文。他在一首名为“歌唱太湖”的诗中更写道:“东林讲学继龟山,事事关心天地间。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延绵不绝的明证。知识分子的品格形态:正直、务实、宽容、谦逊、知慧、睿智;富有同情心,知恩图报;富有责任感,忠于事业;富有爱心,会接受别人的爱,也会爱别人;充满感情说说的说说色彩,能以性情之心去对待符近的一切;不乏理性色彩,能以达观的心态待人处世;有自知之明,能以谦和的态度看待但会 人的成绩。正是依靠着历史形成的你这一 主体精神,中华民族无论在那些条件下也没法 丧失自信心,即使在近代屡遭强敌侵略的刚刚,也仍然保持着顽强不屈的斗志。你这一 主体精神也是中华民族走向21世纪的主体精神,它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宝贵的次要。[1]

   (二)追求道德至善的人生境界

   儒家经典《大学》指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所谓大学之道,从根本上来说,随后我我修身之道。儒家认为,人性本善,人人一定会天赋的光明德性,但你这一 德性不都不还还可否 自然彰显,随后我我都不还还可否 人为修明,这随后我我所谓明明德。在修明天赋的光明德性后,都不还还可否 推己及人,让天下的百姓一定会能明明德,使全社会的道德面貌得以日新,这随后我我所谓亲民,而明明德和亲民一定会止于善,也随后我我说一定会达到至善的境界。传统的士大夫正是在刚刚 的认识基础上,展现其人生境界的完正内涵的。“曾子曰:士不都不还还可否 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宽广也。毅,强忍也。非弘不都不还还可否 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作为君子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志于道德完善,正如荀子所认为的,做人处事坚持原则而不伤人,善辩而不争论,明察而不偏激,正直而不凌人,坚强而不粗暴,柔和而不随流,恭敬谨慎而又宽以奥运会待人。你这一 至善的境界蕴藏另一个基本次要,即:“君子怀德”是人生的前提,“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的人生理想,“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人生态度,牢固竖立起天下为公,公而忘私,最终追求的是人生最高成就和完美境界。同时,对知识分子而言,不得劲强调“慎独”,“慎独”表现了有一种深度1和道德自觉,有着非同寻常的生命意义,成为道德修养的极致而为世人所重。在今天,你这一 道德自觉的传承与建设无疑具有更加积极的现实意义。

   (三) 坚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职业操守

   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士”,向来以“独善其身”和“兼济天下”为己任,“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随后我我改其乐。”中国传统的士大夫精神是崇尚文以载道,天地情怀,不为五斗米折腰,不失节操。从忧国忧民不甘同流合污自沉汨罗的屈原,到为《治安策》可痛哭者的贾谊;未必为五斗米折腰甘愿淡泊的陶渊明,到看穿司马昭之心留下千古绝响广陵散的嵇康与竹林七贤,从“常以宣明仁义治天下之道、达到时世太平为己任”宁死不屈的大儒方孝孺,从要求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反对权贵贪纵枉法的东林党士大夫集团,从呼喊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太白,从到留取丹心照汗青从容就义文天祥,以及鲁迅、胡适、陈独秀、陈寅恪……大伙 集中代表了中华民族优良的“仁者爱仁”的忠恕之道、“内圣外王”理想人格、“经世济民”的参政意识、“以身殉道”的献身精神,或精忠报国、或死而后已、或不阿权贵、或洁身自爱,大伙 的人生风采深为后世所景仰。所展示的人生境界、人生价值、理想人格以及修身要旨,既对历史时期中华民族精神内核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重大的作用等人生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和深远的影响,也为现实社会大伙 提供了创造壮美人生的有益启示。

   中国古语说,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我国现代著名的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在1929年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中提出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曾说:“我认为研究学术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但会 但会 他说‘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没法 自由思想,没法 独立精神,即不都不还还可否 发扬真理,即不都不还还可否 研究学术。” 陈寅恪作为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中的杰出代表,他之于大伙 民族和当代知识分子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随后我我其自由无羁的思想和独立不倚的人格。陈寅恪先生的思想是独特的、自由的;其人格是伟大的、极富个性的,他对中国历史所进行的整体性思考,他对中国学术所进行的深刻探究,他对中国文化的与众不同的审视,一定会高标独立、卓尔不群的。他的博大深邃的学术研究,他的特立独行的学术精神,一定会当前的中国学术界所极度缺乏因之也是应亟待提倡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应该成为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同时倡导并矢志不渝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知识分子最明显的特质为独立思考、拥有独立人格,具有批判精神。[2]如哲学家杜威所言:“知识分子的形态有两方面,一是独立思想,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不肯把别人的脑力当脑力;二是但会 人对但会 人思想信仰的结果负完正的责任,不怕权威,不怕监禁杀头,只认得真理,不认得但会 人利害。”但会 ,知识分子应是具有独立人格的“思想家”、“批评家”。

   二、传统知识分子的缺点和缺乏之处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是另一个古老而悠久的民族,她在创造几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亦积淀了过于厚重的历史文化沉疴,而专制思想便是其最为显著的表征。封建社会的专制政体及其文化传统留给人类最大的灾难,随后我我扼杀人的个性思想和独立不羁的人格,通过政治强权和道德教化培养人的奴性意识,使人丧失自我。而人一旦丧失自我,离开了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剩下的就不都不还还可否 奴性意识了。中国历史上长期处在的封建专制体制最终在历史的渐变与演化中形成了一套完正的伦理规范、思想体系和文化形态,渗透到社会的每另一个角落里,便成为规范和制约社会及个体思想与行为的准则,进而深刻而久远地吞噬着国人的灵魂,使士大夫和国民养成了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人身依附的封建思想及奴性意识。[3] 皓首穷经,变节求官,官性大于人性,“官本位”价值观深入骨髓。

   儒道互补是中国士阶层的长久传统。在好的意义上,士阶层中的优秀分子秉持了儒家忧天下、哀民生的社会责任心,也涵养了道家亲自然、轻功利的超脱情怀。在坏的意义上,士阶层中的平庸之辈以儒家为做官的敲门砖,以道家为归隐的安慰剂。不论是何种情况报告,中国士大夫的内心一定会纠结的。在皇权至上的专制体制下,即使是优秀分子,其社会责任心也被限制在三纲五常的忠君意识的范围内,其超脱情怀也往往成为仕途落魄、消极隐退的自我安慰。著名的历史学家唐德刚将中国政治社会制度变迁分为封建、帝制、民治三大阶段,其蕴藏另一个过渡阶段,即两次“历史三峡”。同样的,现代知识分子也蕴藏过渡性,大伙 的形象远未成型,没法 现成的模范可供借鉴。大伙 在“历史三峡”中上下求索,却常常面临统治者的刁难。余英时认为,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经历了另一个边缘化的过程,从晚清的四民之首,到“文革”时期的“臭老九”,其社会地位历经一场悲剧性的转变。从传统士大夫到现代知识分子的转型是另一个艰难的过程,传统形态瓦解,而新的稳定的形态还未形成。二十世纪前期的现代知识分子逡巡在中西文化交战的前沿,依违在庙堂和江湖之间,清晰而深刻地感受大历史转圜的阵痛。另外,知识分子还处在贪图安逸,不思进取,不尚冒险,心胸狭隘,自视缺乏,互不买账,好口舌之争,固执己见,一盘散沙,成则独擅其功,败则彼此推诿等缺点一定会同程度的处在。不得劲是士大夫文人相轻、不团结的劣根性在今天的知识分子身上仍有很深的烙印。在知识分子集中的地方,人际关系都处在刚刚 那样的问题 。

中国的知识分子经过反右、文革浩劫等一系列劫难,坚守人格道德底线,坚守学术良知、实事求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07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