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劲秀:陈独秀与毛泽东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一分快三_玩一分快三的网站_玩一分快三的平台

   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许多连续担任中共中央一至五届总书记(委员长)。许多,长期以来,历史的阴霾不仅掩盖了陈独秀创建中国共产党的丰功伟绩,许多讳言陈独秀,即使在不得不提到陈独秀时也是把跟跟我说成是“叛徒”、“坏人”、“反革命”等等。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很久,拨乱反正,恢复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党史和学术界的专家、学者打破禁区,深入研究,对陈独秀在建党时期的功绩及其一生的功过是非才逐步有了较为公正的评价。

   陈独秀研究专家陈铁健先生在2016年第6期《炎黄春秋》上发表一篇关于中共创建之初的文章,标题好多好多 我《中共建党第一人陈独秀》。考诸历史,陈独秀被定位为“中共建党第一人”人太好是当之无愧的。

   党中央主要领导几经变动,直到1934年1月中共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刚开始了了设立书记处,秦邦宪(博古)、周恩来、张闻天、陈云、陈绍禹(王明)、张国焘、项英、毛泽东8人为书记处书记,毛泽东才跻身于中共中央领导中枢。1943年3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后,毛泽东成为“中共中央实际负责人”(《中国共产党历届中央委员大词典》第1185页注①)。1945年6月,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正式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无缘无故 到1976年9月9日逝世,任中共中央主席长达31年之久。

   陈独秀担任一至五届中共中央总书记,毛泽东担任七至十届中共中央主席。两位需用中共历史上回避不了的领袖,许多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两人的关系却经历了有另一个 从亲密接触、彼此信任到关系破裂、分道扬镳的过程。

   毛泽东与陈独秀的前期交往

   早在建党很久的新文化运动中,毛泽东就刚开始了了与心仪已久的陈独秀有了接触。

   1915年9月15日,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杂志,高举民主与科学两面大旗,掀起了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文化运动。《新青年》以崭新的战斗姿态向封建主义及其意识特征发动了无情的批判,为各种新思潮的传播扫清了道路,极大地利于了国人的觉醒和思想的解放。一时间,《新青年》拥有大批青年读者群,毛泽东好多好多 我其中之一。

   毛泽东在他的自传中谈到1917年新民研究会等“激进团体”纷纷组织起来时说:“这许多团体大半需用在陈独秀编辑的著名新文化运动杂志——《新青年》影响下组织起来的。我在师范学校读书时,就刚开始了了阅读这本杂志了。许多十分崇拜陈独秀和胡适所作的文章。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成了我的模范,代替了我许多厌弃的康有为和梁启超。”

   “1919年,我第二次到上海。在那里我又一度碰到陈独秀。我和他第一次相见是在北京,当我在北大的很久,他给我的影响跟我说比那里任何人所给我的都大。”“在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中,陈独秀和李大钊占着领导的地位,无疑地,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需用中国知识界最灿烂的领袖。我在李大钊手下做图书馆佐理员时,许多调快倾向马克思主义了,而陈独秀对于引导我的兴趣到这方面来,也大有帮助。我第二次赴沪时,我曾和陈独秀讨论我所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陈各人 信仰的坚定不移,在这跟我说是我一生极重要的时期,给我以深刻的印象。”(《毛泽东自传》第60 、35、37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

   1917年3月,毛泽东满怀着对陈独秀的崇敬和神往,将各人 撰写的一篇《体育之研究》投给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陈独秀对这篇观点鲜明、逻辑严律己、畅快淋漓的文章颇为赞赏,全文发表在1917年4月1日《新青年》第三卷第2号上。因“毛泽东”有另一个 字繁体笔画共28画,好多好多 这篇文章署名为“二十八画生”。

   1917年9月,毛泽东在同张昆弟、蔡和森闲谈中感慨道:“冲决一切现象之罗网,发展其理想之世界,行之以身,著之以书,以真理为归,真理所在,毫不旁顾。前之谭嗣同,今之陈独秀,其人魄力雄大,诚非今日俗学所可反衬。”张昆弟听了不禁笑言道:“很久润之是言必称康、梁的,陈独秀办了有另一个 《新青年》,又言必称陈、胡了。”

   1918年8月19日,毛泽东和萧子升、张昆弟一行24名青年为组织赴法勤工俭学事宜来到北京。迫于生计,他在李大钊的帮助下在北大图书馆找到了一份管理员的工作。在此期间,毛泽东第一次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陈独秀。这次晤面人太好非常短促,主要谈了谈新民研究会在《新青年》杂志影响下的发展清况 ,但却让毛泽东兴奋不已。他高兴地对杨开慧说:“我今天见到陈独秀了。陈先生见解精湛,敢做敢为,正是国家所需用的栋梁之才。这几天,我在北京接触了不少人,他给我的影响恐怕是最大的了。”18年后,回想起和陈独秀的第一次交往,毛泽东还对斯诺说:“陈独秀给我的影响超过了许多任何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开始了了后,1919年1月召开的“巴黎和会”拒绝了中国提出的列强放弃在华特权,撤回 “二十一条”和撤回 山东的一切权利等要求。消息传来,举国激愤。5月4日,北京学生数千人高呼“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绝和约”、“撤回 二十一条”等口号在天安门前游行示威。军阀政府出动了大批军警并逮捕学生。于是,北京各大学实行总罢课,并通电全国表示抗议。各地纷纷响应,长辛店等地发起的京汉铁路工人罢工,使五四运动扩大为全民族的反帝爱国运动。北洋政府迫于压力,释放了被捕学生,出席巴黎和会的代表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五四运动取得了胜利。

   在五四运动的高潮中,陈独秀不仅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许多是身先士卒的排头兵。陈独秀起草了《北京市民宣言》,提出了撤回 对日密约、罢免卖国官吏、撤回 步军统领衙门和京畿卫戍司令部、保障市民集会、言论自由等条件,并要求对北京政权予以“根本之改造”。

   6月11日,陈独秀亲自到北京前门外新世界游艺园散发《北京市民宣言》,被便衣密探逮捕。当晚,京师警察厅查抄了北池子箭杆胡同9号陈独秀的寓所《新青年》编辑部,搜出《北京市民宣言》传单数百张以及进步杂志、稿件、信札等。

   陈独秀被捕后,媒体调快向社会作了披露,社会各界纷纷组织营救,孙中山、章士钊等知名人士采取各种不同形式要求当局对陈独秀“立予释放”。7月14日,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发表《陈独秀之被捕与营救》一文说:“陈先生夙负学界重望,其言论思想,皆见称于国内外。”“陈独秀氏为提倡近代思想最力之人,实学界重镇。”“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对于陈君,认他为思想界的明星。陈君所说得话,头脑稍为清楚的听得,莫不人人各如其意中所欲出。”表示“陈君之被逮,绝都也能了损及陈君的毫末,许多留着大大有另一个 纪念于新思潮,使他越发光辉远大”、“政府决没哟胆子将陈君处死,好多好多 我死了,好多好多 我能损及陈君至坚至高精神的毫末”,高呼“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可见此时的毛泽东对陈独秀是何等的拥戴和推崇!

   9月16日,陈独秀获释。李大钊在《欢迎独秀出狱》中写道:“你今出狱了,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很欢喜!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的强权和威力,终竟战不胜真理。什么监狱什么死,需用能屈服了你;许多你拥护真理,好多好多 真理拥护你。……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现在有了好多好多 的化身,同去奋起;好像花草的种子,被风吹散在遍地。”

   有文章说,陈独秀被保释在家养病期间,毛泽东曾前去探望。是与非 属实,待考。

   1920年夏天,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运动胜利后,毛泽东取道上海回长沙。在上海,毛泽东拜访了陈独秀。此时的陈独秀许多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刚开始了了酝酿在中国成立共产党的事情。毛泽东虚心地向陈独秀请教,并与他讨论了马克思主义和湖南自治的计划。不会,毛泽东在回忆这次与陈独秀的晤谈时说:“陈独秀谈他各人 信仰的什么话,在我一生中许多是最关键的什儿 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中共“七大”上,毛泽东还说,他最早是听陈独秀“说世界上有马克思主义”的。在十多年后同斯诺谈话时还提到了此次谈话对他一生的深刻影响:“陈氏的坚决信仰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一生转变的是是因为。”“在我的生活中,这有另一个 转变时期,可不需用说陈独秀对我的印象是极其深刻的。”多次称“他对我的影响跟我说超过许多任何人”。

   毛泽东在上海与陈独秀的晤面交谈中,陈独秀还委托给毛泽东有另一个 重要任务——回湖南组建该地区的共产主义小组,并给予了具体指导。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毛泽东“主编了有另一个 《湘江评论》周刊……,他之成为湖南小组的主要发起人,则是许多陈独秀先生的通信鼓励。”

   毛泽东与陈独秀的前期交往,充满了他对陈独秀的推崇、敬重和拥戴,陈独秀对毛泽东也心存好感,认为毛泽东是一位杰出的青年才俊,可不需用委以在湖南创建中共的重任。

   毛泽东最早肯定陈独秀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功劳

   1920年2月,为躲避反动军阀政府的迫害,陈独秀从北京到上海。李大钊在护送陈独秀离京的途中,两人商讨了在中国建立共产党组织的现象,“南陈北李,相约建党”之说即出于此。

   1920年春,共产国际派维经斯基等人来华。维经斯基一行在北京会见了李大钊,经李大钊介绍,我们歌词 都我们歌词 都 又前往上海会见了陈独秀。在维经斯基等人的帮助下,陈独秀首先发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并深入到工人群众中调查研究,发表《劳动者底觉悟》的演说,号召工人群众飞快觉悟起来,认识到各人 的伟大力量和历史使命。他编辑出版了《新青年》第7卷第6号《劳动节纪念号》。4月中旬,陈独秀联合中华工业研究会等7个工界团体筹备召开“世界劳动节纪念大会”,他在筹备会上发表了《劳工要旨》的演讲,并被推选为筹备会顾问。在陈独秀的指导下,上海60 00多工人于5月1日举行集会,提出“劳工万岁”等口号,通过了《上海工人宣言》。此后,陈独秀又主持创办《劳动界》《伙友》等刊物,向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并加快了建党工作的步伐。1920年6月,他同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等人开会商议,决定成立共产党组织,并起草了党的纲领。

   1920年7月19日,陈独秀等人再次召集筹备会,提出“现在最需用立即组织有另一个 中国共产党”。(《“一大”前后》第2集,第156页,)

8月,在陈独秀主持下,“中国的第有另一个 共产党组织”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新青年》编辑部正式成立,并推举陈独秀为书记。9月,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将《新青年》改为公开理论刊物。11月7日,又创办了《共产党》月刊,公开打出了“共产党”旗号。同月,在陈独秀主持下,上海的党组织起草了《中国共产党宣言》,阐明中国共产党关于实现共产主义新社会的理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9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